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.

希特勒的雅利安血統潔癖,造就了每位女孩人手一隻的芭比娃娃

各位幫友打給厚,我是貓鷹,本領是造謠生事。早年經營部落格《台北‧都市傳說》迷惑眾生,現為行銷工作者,專門欺騙消費者。這次,FHM給我一個說書人頭銜,什麼是說書人?半真半假、話中有話、唬得既不柴又不油,方為上上道。不信?請看。



(來源:空氣人形)

 

日本有位叫作尾崎政之的物理治療師,在妻子生下女兒之後,就再也沒有性生活了。寂寞之下,他買了一隻充氣娃娃回家,結果差點鬧出家庭革命,老婆看了氣死,女兒看了嚇死。所幸,隨著時間過去,家人也能夠接受他那沒有生命的小三。

 

這件事情奇妙的是,尾崎那十幾歲的女兒,竟然會跟老爸心愛的充氣娃娃玩互換衣服的遊戲,就好像把它當成芭比娃娃一樣。是巧合嗎?我不認為。因為,芭比娃娃是受到充氣娃娃影響而設計出來的玩具,所以女孩能把充氣娃娃當芭比娃娃,一點也不意外。

 

今天,就來揭開芭比娃娃的黑歷史。

 

在二次大戰的時候,德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壓制了法國。年輕德軍弟兄們身上都有兩把槍,長的打法軍,短的打法國姑娘。也因此,不少德軍染上了梅毒,此事傳回元首的耳中,當然是勃然大怒,除了染病影響戰鬥力之外,優秀的亞利安人血統,怎麼可以跟高盧人搞在一起呢?於是,元首下令準備一個秘密計劃,那就是:幫這些士兵準備充氣娃娃。

 

大家要知道,戰爭是能夠有效提升工業技術的時期。什麼V2火箭、XXI級潛艇,都是這時期搞出來的,甚至還有人懷疑,當時的納粹德國可能已經研發出飛碟。所以,用矽膠做個充氣娃娃根本就不算什麼啦!

 

奉元首之命,設計人員依照雅利安人的形象設計了金髮碧眼的情趣玩偶,可是臉部卻是空白,這樣才能讓洩欲的士兵盡情幻想。在未充氣的時候,可以折疊放在軍用背包中,方便隨身攜帶。

 

(來源:網路)

 

不過呢,這個計畫實施了一年就終止。為什麼呢?一方面是因為士兵覺得尷尬,不太希望有人發現自己隨身帶著充氣娃娃,另一方面,納粹軍官擔心士兵被俘時,這個軍事機密會被公開。

 

「什麼?你們德軍都只能玩充氣娃娃嗎?太可憐了吧?哈哈哈哈!」光是想像,都忍不住要掬下一把男兒淚了。被俘就已經夠丟臉,還要被全世界嘲笑,亞利安人是完美的種族,千萬不可以留下污點。

 

於是,充氣娃娃就這樣停產了,多餘的娃娃就存放在德勒斯登的工廠。但在1945年時的盟軍轟炸,這些娃娃也毀於戰火之中。同年,德軍宣佈投降,許多在戰時製造武器的廠商,到戰後都變成各產業的中流砥柱。就像幫納粹製作軍服的Hugo Boss成為時尚龍頭;為德軍研發發動機與飛機的保時捷,成了知名超跑車廠。而充氣娃娃,也連帶影響了「莉莉娃娃」(Bild Lilli Doll)的誕生。

 

莉莉娃娃與早期的芭比娃娃。(來源:網路)

 

莉莉娃娃的原作,是在報紙上連載的成人漫畫,因為廣受歡迎,被廠商製作成性感娃娃販售。在1956年的時候,美國人羅絲·韓德勒前往瑞士旅行,看到路邊賣的「莉莉娃娃」就帶回美國去,請人設計一模一樣的模型販售,並且以自己女兒的名字「芭芭拉」將之命名為「芭比娃娃」。

 

是的,以今天的眼光來看,當年的芭比娃娃就是山寨商品。當然侵權是不好的,因此,羅絲·韓德勒跟德國廠商打了版權官司,最後,羅絲承諾買下莉莉娃娃的版權,這才和平落幕。

 

羅絲·韓德勒曾經說過:「能跟一個有乳房的玩偶玩樂,對一個小女孩的自我形象是十分重要的。」因此,我們可以大膽說一句,奶子乃天下之真理,乳不巨何以聚人心?這個道理,連芭比娃娃的老闆都懂。 

 

感恩奶子!讚嘆奶子!

20179 / 2901:23 PM

by貓鷹

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.